女生翼装飞行失联7天证实坠亡:同为极限运动你对马拉松足够敬畏和严谨吗?

女生翼装飞行失联7天证实坠亡:同为极限运动你对马拉松足够敬畏和严谨吗?
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女翼装飞行员失联事件引发全社会关注。 由于翼装飞行是极其小众的极限运动,这名有着将近500跳记录的年轻新秀在圈内也是赫赫有名,5月12日她在天门山景区取景拍摄极限运动短纪录片,进行高空翼装飞行过程中因偏离路线导致失联,在多方救援力量协助下,在历经7天搜寻后,被当地村民发现已经死亡并通知警方。 尽管之前有翼装飞行专家分析认为她直接坠地身亡的可能性较低,但最终结果仍然令人痛心,奇迹没有发生…… 网络上流传其最后一跳 是什么导致 偏航和降落伞未能打开 根据昨晚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微博更新的消息,这位女翼装飞行员在5月18日上午被找到时,已无生命体征,且降落伞未能打开。 降落伞未打开不太可能是因为降落伞故障,推测更大原因是天门山地形气候复杂,在失去正常飞行轨迹后,在高速滑行过程中发现山体时可能已经无法做出反应,未能及时打开降落伞从而意外撞山,即便在撞山后没有死亡,仅仅只是受伤,在长达7天时间中也因为缺乏救援、食物、饮水而生存希望渺茫。 逝者为大,愿这位伟大的女性安息。 一般翼装飞行都会携带gopro运动摄像机,如果储存卡没有损坏,大概只能摄像机能够还原事故的真相。 天气播报显示,事发当天属于微风,风力影响不大,不过是多云天气,这可能意味着飞行员在飞行中的能见度有可能受到明显干扰。 国内少有的 女性极限运动爱好者 网上报道显示,这名失联的翼装飞行员刘某是北京某高校的大四学生,在国内翼装飞行圈属于大神级别的水平。 根据美国跳伞协会划分的4个等级,A证要求至少有25跳的经历,B证要求至少50跳,C证要求200跳。 小刘持证等级达到C级,但她实际的能力已达到了D级,相当于是可以考教练的水平。 根据网络媒体报道,作为一个特别的女孩,刘某是绝对的极限运动的发烧级爱好者,滑雪,潜水,冲浪,帆船、跳伞、翼装飞行无所不能。 她长期生活在海边,年纪轻轻就尝试冲浪、帆船运动、以及潜水,她的潜水技能达到AIDA四星。她后来又迷上了滑雪。在崇礼往往一滑就是一天。 她喜欢享受克服恐惧感的过程,在积累了上百次跳伞经验之后,她开始尝试翼装飞行。 对于此次天门山意外,各方报道也是众说纷纭,有人说刘某曾去国外经过系统的翼装飞行专业训练,有数百次翼装飞行和高空跳伞经验,并且这次来天门山飞行,在前后几天时间已经飞行多次,均安全降落预设降落点,最后一次拍摄时发生事故纯属意外。 网传失事前几天飞行照片 也有业内专家认为,天门山虽然一直以来都是翼装飞行者的天堂,首届世界翼装飞行锦标赛就能这里举行,但这里山体比较多,地形比较复杂,加上山间多云、多雾,会给能见度带来影响,一旦受到气流、云雾影响,极有可能失去方向。 对于翼装飞行来说,严密监控天气是绝对必不可少的,没有风的天气是最好的,如果风力较大,飞行速度会变得更快,并且有可能导致飞行中侧翻,这将非常危险。 所以天门山虽然贵为世界级翼装飞行圣地,但其实并不好飞,如果初来乍到,对这块场地不熟悉,准备不充分,加之气象因素,发生危险的概率还是相当高。 对于网络上质疑女翼装飞行员为何不携带GPS和手机,导致大量救援人员搜寻长达7天未果从而失去宝贵的时间。 业内人士表示:“常规的翼装飞行并不会携带GPS,极个别时候携带GPS也主要用来记录飞行轨迹和调率,且不是定位GPS。” 翼装飞行 是最危险的极限运动吗? 2013年10月,时年40岁的匈牙利翼装飞行冠军维克多·科瓦茨在天门山举行的第二届世界翼装飞行世锦赛试飞中不幸坠落遇难。 2017年1月,28岁加拿大翼装飞行员格雷厄姆·迪金森同样在天门山独自训练中同样意外坠落丧生。 翼装飞行分为有动力翼装飞行和无动力翼装飞行两大类。 其中,无动力翼装飞行,国际称之飞鼠装滑翔运动。 是指运动员穿戴拥有双翼的飞行服装和降落伞设备,运动员从飞机、热气球、悬崖绝壁、高楼大厦等高处一跃而下,飞行者运用肢体动作来掌控滑翔方向,用身体进行无动力空中飞行的运动,无动力翼装飞行进入理想飞行状态后,飞行时速通常可达到200公里/小时左右,几乎是人类在无动力情况下能够达到的运动最高速度之一。 根据起跳基点的不同,翼装飞行可分为: 高空翼装飞行和 低空翼装飞行。 翼装低空飞行则是由低空跳伞运动发展而来,也称“背死跳”。 BASE是一个缩写词,分别取自于Building,Antenna, Span, Earth四个单词的首字母。意指摩天大楼、电视塔、山谷中的桥梁和高崖这四种低空跳伞爱好者们最常用于练习的起跳点。 这次,刘某所进行的就是所谓BASEJumping,这一极限运动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娱乐活动之一。 早期研究表明,其受伤和死亡率比飞机跳伞项目要高出43倍之多,堪称“死神运动”。 截止2020年2月,“BASE死亡名单”统计的翼装飞行死亡事故有383起。 翼装飞行以高风险高刺激著称,全世界公认的翼装飞行大神杰夫-克里斯曾经说过“这是我能发掘出的人类最纯粹的飞翔行为,它太吸引我了,根本没有语言形容这项运动给我的力量。” 翼装飞行运动在发展初期死亡率达到30%,但随着这项运动的发展,包括装备的迭代升级,技术规范不断完善,安全性在不断提高。 近年来研究结果显示,全世界翼装飞行运动的事故率在千分之五左右。 这说明,这项运动也是一项要求极为严格、准备极为精细的运动,目的就是在最大限度保障运动员的安全,在真正可以独立完成翼装飞行前,选手还要进行长时间的培训。 美国降落伞协会就要求任何跳伞运动员在第一次进行翼装飞行时,需要在最近18个月内起码完成200次自由落体跳伞以及接受过翼装飞行教练的一对一指导,并且接受相关理论和安全培训。 挑战极限的心 永远要装着精心准备 其实这也是本文想要通过这次惨烈事故想要表达的观点,人类因为勇于挑战自我,突破极限而伟大,但挑战极限的心永远要装着精心准备, 没有科学精神和细致准备的挑战自我无异于莽撞和轻视生命。 这可以从2019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FreeSolo》得到很好的启示。 该纪录片记录了美国传奇攀岩大师艾利克斯·霍诺德(AlexHonnold)无保护徒手攻克美国约塞米蒂国家公园3000英尺(约914米)高的酋长石(ElCapitan)的全过程,全程用时3小时56分钟。 在攀岩领域,艾利克斯充满了传奇色彩,《徒手攀岩》则记录了艾利克斯完成的、对于他个人而言最野心勃勃的一次挑战——征服“绝对的攀岩圣地”酋长岩——这也是苹果电脑桌面上你看到的那个著名的岩壁。 在大众眼里,相比有保护攀岩,freesolo简直就是拿生命当儿戏,是纯粹的冒险行为。 freesolo的确是冒险精神的集中展现,我们可以说艾利克斯是真正的冒险家,但他从来都是为自己的freesolo设定每一个明确的目标并且为此做好绝对充足的准备。 他一再告诫人们:freesolo是危险的,不要把生命当儿戏。 其实整个纪录片并没有聚焦艾利克斯是如何成为一名常人眼中的“疯子”,以及如何胆子大不怕死。 事实上,全片异常沉着的表达了艾利克斯这样的极限运动爱好者真实的内心:他并没有“视死如归”。而是做了最大程度上的避免死亡的努力,然后尽人事听天命。 他每天都做力量训练,练指力,动辄在货车门框上悬挂1个小时往上。每次进行无保护攀登前,都进行了数次有绳攀登,让每一个着力点及每一个动作烂熟于心。其笔记本上全是步骤,精确到每一个着力点,每一次移动。 其实并不是艾利克斯真的不害怕无保护攀岩,而是他通过细致、严谨的训练以及绝对精心的准备,以及无数训练和试攀的历练,他已经做到了完全准备充分,才能意念完全集中,除了眼前的着力点外什么都不想。 也就是说,他已经习惯于通过充分的准备了然于胸,没有顾虑、没有恐惧。 因为人在面对未知和不确定性时自然会因为自我保护而引发紧张恐惧,而紧张恐惧正是freesolo的大敌,怎样克服恐惧? 你习惯、了解、适应它,这个它就是你要攀登的岩壁,你才会真正脱离恐惧,这正是全片一直在着力表达的东西。 艾利克斯多年训练练就的发达、精细,敏感、有力的大手 正如艾利克斯自己所说:“大多数人都会认为我所有的时间都是在做徒手攀岩。 但看过《freesolo》后,你会发现我这两年当中是在不停训练不停调整,从饮食到手指力量等等。直到我做了足够充分的准备后我才去挑战酋长岩这个大目标。 用数据计算的话,我花在徒手攀岩的训练时间大约是5%,更多的时候我是在用不同的方式训练。要实现一个大目标,你需要花非常非常多的时间去准备。” 事实上,艾利克斯并非第一次挑战酋长岩就成功,通过第一次的尝试,他发现自己还没有准备好,还没有能够很好地面对恐惧。天气也不再适合徒手攀岩,艾利克斯选择了放弃,回到拉斯维加治疗脚踝、继续训练。 艾利克斯说:对于徒手攀岩来说,一松手就是万丈深渊,你的每一个决策都关乎生死。 如果你无法很好地面对恐惧,恐惧会吞噬你,在这六个月的调整之后,我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全新的、状态绝佳的我。这才是他最终战胜酋长岩的真谛。 马拉松也是极限运动 保持敬畏之心精心准备每一场比赛 对于广大跑者来说,可以从艾利克斯的攀岩故事中有所收获,也要从女大学生翼装飞行坠亡的惨痛事故中吸取教训。 马拉松运动虽然风险也许不如徒手攀岩,翼装飞行,但归根结底同样也是极限运动,只不过是大众努力一下够得着的极限运动。 对每一名跑者而言,勇气、目标和理性三者都是必不可少的,勇气赋予我们力量,而目标让我们在勇气鼓舞下锲而不舍地努力,而理性这个最为重要的东西就是让我们认真细致地准备每一场比赛。 freesolo、BASEJumping 不是拿生命开玩笑,而是在严谨科学的训练和准备后,谨慎地挑战极限,是有把握有限度地尝试,这才是极限运动的真相。 事实上,广大跑者参加马拉松比赛、在马拉松比赛中实现PB虽然不至于无保护攀登、翼装飞行那样稍有不慎就有生命危险,但马拉松同样是极限运动,同样是挑战身体极限。 我们相信跑者不缺勇气,真正的勇气不是匹夫之勇,而是在认清马拉松难度之后制订个人合理目标,并且认认真真、日复一日地训练和准备。 总结 在此次翼装飞行事故之后,网上出现一些作死论,更有甚者认为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进行救援不值得,此言差矣,也请停止对于逝者的谩骂! 这是一次得到批准的活动,谁也不希望意外发生,生命无价,人性之光让我们对每一位公民的安危都要报以最大的善意和帮助。 这样一位曾经滑翔过天空的年轻生命突然戛然而止,令人扼腕叹息, 再次向活出个性与自我的这位勇敢女性默哀致敬! 喜欢就点个“在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