糜昊伦:天海解散还是钱的问题,这四年就像梦一场

糜昊伦:天海解散还是钱的问题,这四年就像梦一场
5月20日讯?天津天海于5月12日宣布解散,球员糜昊伦在接受《东方体育日报》采访时回顾了自己的天海生涯,并且对俱乐部解散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上赛季末就有球队向你抛来橄榄枝糜昊伦:当时确实有所觉悟,但决定权在于俱乐部,就我个人的意愿而言,是希望留下继续为天海效力的,毕竟我已经在天津生活了将近四年的时间,我和我的家人适应了这座城市的生活。只是小伙伴们都走了的确有些孤独。现在想想,如果当时我离开了,以另外一种形式告别天海,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痛了?这段时间身处天海转让风波中糜昊伦:感觉自己有些人格分裂了。没办法,决定权不在我们。当然我们也会私下里打探消息,也会因为一些不好的风声郁闷半天。但越到后来反而越淡定了,毕竟我们能做的只有等待。我们球队关于足球没有任何问题,只是生存下去的问题,最终就是钱的问题。很多事现在想起来就如同一场梦,辉煌也好、落难也罢,至少大家从未想过这支球队会消失于无形。其实我们都知道这场梦终究会醒来,但也希望在梦醒之前做好自己,未来再有人谈论这支球队时,依旧能够记着美好的一面,这就足够了。这些日子伤感的话说的太多了,有时做梦都会惊醒,希望这一切都只是个梦。但毕竟未来的路仍要继续。之前我还在说,天津球迷很特别,总是先骂后爱,我已经过了被骂的阶段了,但如今球队解散了,也没办法被球迷们爱了。这四年间,球迷们给了我太多的支持。感谢你们,无论未来我在那里,都会记得与你们并肩作战的日子。回顾当初与权健(天海)牵手糜昊伦:降级的那一刻确实太难受了,我想留在中超平台,所以也明白快要与永昌队说再见了。怎么说呢,那种感觉与如今告别天海有些相似。那时权健风头正盛,整个赛季都能听到他们征战中甲的各种消息。在权健确定冲超时,我就在想,我是不会有机会为家俱乐部效力,没想到最后成真了。那时候接收到的信息还是很多的,包括俱乐部的引援方向,资金投入什么的。我觉得这个更多是管理层的工作,就我而言,俱乐部展现出的诚意,让我确定我会成为这支队伍的重要一员。不是每一名球员都能在其职业生涯中拥有这样一段不平凡的经历,我觉得我很幸运,虽然最终的结果令人伤感,但很多时候,过程要比结果更加重要。这是属于我们每个人的珍贵记忆,永远不会被遗忘。2018赛季球队在联赛和亚冠双线表现截然不同糜昊伦:第二个赛季,心态也不太一样了。我不再是新人,应该担当起更多责任,那时候所有人的心气都很高,虽然知道“二年级”不会太顺利,也有信心攻破这道屏障。一家俱乐部的战绩有所起伏很正常,但我们毕竟做到了很多在外人看来不可能的事,比如连克日韩两队冲出小组,此后又淘汰恒大,进入亚冠八强。凡事还是要多看好的一面,现在想想,如果当时维特塞尔与莫德斯特没有离开,我们可能会创造更大的奇迹。2019赛季前俱乐部投资方突然出事糜昊伦:当时我在国家集训队,听到这个消息很意外,但也没去多想什么。我觉得什么事最终都会有个结果,只要俱乐部还存在,我就会继续在这里效力。其他的因素不受球员控制,我们能做的是尽量不受外界干扰。朴忠均前来救火,而糜昊伦淡出了主力阵容糜昊伦:现在想起来确实挺难的,那时候朴教练确定要来球队之前,我就跟队友说我很可能要没球踢了,结果应验了。对我来说,那时最大的打击是你根本不知道你做错了什么,也就无从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当时想的最多的还是队伍的保级问题,毕竟在集体利益面前,我个人不算什么,我在跟晓彬、大宝(姚均晟)聊天时,也希望他们能够带着我心情一起努力。在李玮锋出任教练组组长后,糜昊伦重归首发阵容,但由于此前挖的坑太过巨大,天海的保级前景不容乐观糜昊伦:当时就是想拼一拼,真的是不顾一切了,我不愿再度经历在永昌时的一幕,因为我深知降级对与一支球队而言意味着什么。对于未来的打算糜昊伦: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但我还是希望这个队解散了,大家还是都能找到一个好去处,未来路还长。